朱昌俊:游戏审批收紧,企业要主动适应新导向

首页

2018-10-08

  朱昌俊:游戏审批收紧,企业要主动适应新导向:`-t$&^据媒体报道,自今年3月份开始,国内网络游戏版号的备案和审批已被冻结,而截至目前暂未获悉何时恢复。

数据显示,2017年4-8月国产网络游戏版号审批量月均800个,外界预估,在暂停发放版号的5个月里,游戏行业预计缺失了近4000款获准进入市场的新游戏。

(8月28日《时代周报》)  :\-|5V-{-O:Z5b"Z  游戏版号审批收紧乃至冻结所带来的影响,不只是如数字所显示出的近半年来投入市场的新游戏明显减少,更表现于整个游戏产业的增速出现明显下滑,游戏企业的收入下降。 如相关机构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为1050亿元,同比增长%,而这一指标在过去三年分别为21%、30%、27%。

游戏产业作为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状况需要关注,但游戏版号审批收紧,不能仅看到对游戏行业经济效益的暂时冲击。

2Y(U+C#S(n~$d1Z0}6C    要知道,尽管广电总局暂时冻结了网游版号审批,与机构改革的过渡期有一定关系,但从更大的背景下来看,它也未尝不是推进游戏行业规范整治的必然一着。

早在今年初,国家对于游戏产业的监管就已经开始进入“深水区”。 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举措是,今年2月,多个国家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部署针对网络游戏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的集中整治,揭开了全国范围内的网络游戏行业的治理大幕。

可见,收紧版号审批,并非偶然。   *b9H$r2K5i8\7e6K6b  来自《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亿元,已成为全球第一大游戏市场,游戏用户规模更是达亿人。 可在这些靓丽的数字背后,游戏行业的粗放发展及其对应的社会影响,同样不可忽视。

$Q7F4B4e,~3U"}%[3E    比如,媒体曾报道,内容无门槛、竞争无规矩、隐私无隔断的“三无网游”顽疾,仍待有效治理。 去年底到今年4月,全国公安机关依法查处涉嫌网络赌博、血腥暴力、色情低俗的网络游戏应用程序3975款。

而另一个必须直面的现象是,虽然各类游戏玩家越来越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但社会呼吁多年的网游分级制仍未建立。 综合这些背景,强化对游戏行业的监管其实有其紧迫性。

(C9F3m7r2O9l    此外,游戏行业的监管体系本身也确实需要重建。 过去,游戏行业属于多头治理,每一个管理环节都分属于不同的管理部门,这分散了监管的统一性和有效性,不仅对游戏市场的创新不利,其实削弱了正向激励,为游戏行业的“野蛮生长”埋下了伏笔,这也是以机构改革带动网游监管革新的重要原因所在。 所以,一定程度上看,目前因为机构改革收紧新的游戏审批,不啻为是对于行业乱象的一次“刹车”,也为确立新的政策、管理、审批体系打开了时间窗口。   /O,A"S)G%c0x)L*YW  事实上,从游戏行业内部来看,在经历了一段长时间的快速发展,中国游戏产业其实也已进入了一个重新洗牌的关口。

如有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中国游戏用户规模的增长已经稳定在较低水平。

即便没有审批的收紧,那种快速狂奔的“原始积累”状态或也已难以为继。 3~:OZ$F3U+A0]    因此,相关部门利用机构改革之机,为游戏审批降温,彻底理顺网游的管理机制,在保障必要的市场活力的同时,推动网游产业的健康发展,这未尝不是好事。

而对于网游企业而言,面对眼前的这种局面,与其单纯希望游戏审批早日“放行”,不若借机加强“内功”修炼,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创新和研发上,特别是在游戏内容设计方面,主动适应新的监管导向,对其社会影响有更多考量。

(朱昌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