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西班牙人是如何得到中国皇帝的青睐的?

首页

2018-10-04

作为一名异乡人,庞迪我,不仅能有幸觐见久不上朝的万历皇帝,自由出入紫禁城,成为第一批获准住在北京的外国人,而且还使万历皇帝对他青睐有加,住在各部大臣官邸矗立的宣武门,享受相当于8个欧洲金币的官方津贴。

这是当初任何一个外国人都没曾想过的。

当年的一本《中华大帝国史》,让这位西班牙传教士燃起前往中国传教的热望。 但是巨大的文化差异和全然陌生的环境,必然注定了他在中国传播基督福音是一条布满荆棘之途。 因此,当他洞察到上层人士喜好外国奇物的偏执心理,以及当时中国知识分子因无知而对外面世界和知识的好奇,这让庞迪我觉得是一个结交他们的好机会。

然而,当他终于北上时,却在途中遇到一位在当地作奸犯科的太监马堂。 对方想方设法阻止这些贡品呈现于皇帝面前。

因为他自信的认为如果他促成神甫们向皇帝呈贡一事将有助于他的前程。 于是他胁迫庞迪我一行人跟着他进京,同时,他也想从这些贡品中窃取部分归他自己所有。 之前带他们上京的太监与马堂形成默契,庞迪我独自离去。

面对这样一件几乎断送他们在中国传教的事业的问题,让庞迪我更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如果不得到中国士大夫阶级的接纳和帮助,自己的传教事业将寸步难行。

与人交往语言是第一关。 那么首先就得有老师和教材。

当时他的上司利玛窦作为一名造诣很深的汉学家,为了使庞迪我尽快能担负起传教的重任,一直十分关心庞迪我的汉语学习,给予了他很多帮助。 他曾写了一部中国词汇手册,这就供刚刚进入中国的西方传教士学习中国语言用的启蒙读物《平常问答词意》。

同时在最初接待他们的太监手下有一书童,讲得一口标准的官话。 后来,这位太监就把这个书童送给了神甫们,让这男童留下来教庞迪我说官话。 有了这两位老师的帮助,让庞迪我在说汉语的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紧接着到北京后,庞迪我利用一切间隙和可能继续他的语言学习。 据利玛窦记载,当时与他们交好的一位友人每天给庞迪我神父上课教授中文,而且住在教堂里,以便和神父们密切接触并经常用中文谈话。

应该说,这一阶段是庞迪我在中文学习方面进展最快的时期。 在这之后不久,同样据利玛窦记述,作为他在北京的伴侣,庞迪我神父学会了中国话,还会读中国字并极为准确地写中国字。

庞迪我本人对学习汉语方面的进步也是十分欣慰的,他曾写道:中华语言文字迥不相通,苦心学习,复似童蒙。 近稍晓其大略,得接讲论。

庞迪我由此为中国士大夫阶层所接受,取得了与他们交往的资格。 尽管他自己曾说,和欧洲的博学之士相比,自己的知识是很贫乏的。

然而当时中国知识份子更甚,他们除了自己的国家,对外部世界毫无了解。 所以在学会中文后,庞迪我向他们讲的西方知识总使他们惊异不已。

加上庞迪我入乡随俗,遵循中国的礼仪习俗,庞迪我曾回忆说,这让当时各类的高级官吏经常到我们住处来拜访我们,为我们提供方便,公开地把我们当作他们的朋友,这是对他们自己人都不肯的。 在这些前期的准备工作充足之后,利玛窦和庞迪我为当时的万历皇帝带去了西洋的自鸣钟和古翼琴等新奇玩意儿,并为万历介绍了很多西方皇室和生活的异域奇谈,让这位早已就不上朝的皇帝涌起了觐见这两位外国人的想法。 在当时与他们交好的官员的帮助下,万历皇帝被说动了,使庞迪我取得了在北京的传教权,并取得了辉煌成就。 你以为故事结束了吗?想知道更多吗?北京塞万提斯学院将举行《庞迪我与中国》首次图书发布会,该书为庞迪我完整的西班牙语版本传记,由著名西班牙语言文化学者张铠老师所著,他也将与编辑一同出席本次发布会。

活动作为北京国际图书展览与"庞迪我年"的一部分,以纪念杰出的西班牙汉学家庞迪我逝世400周年。

EsteviernespresentamosenprimiciaellibroDiegodePantojayChina,laversióníntegraenespañínydelAñoDiegodePantoja,queconmemorael400aniversariodelfallecimientodeilustresinólogoespañol.时间:周五,8月24日.18:30点(Viernes,:30horas)地点:。